您的位置  首页 >> 教学资源 >> 教学素材 >> 正文
中华十大传世名帖之——晋王羲之《兰亭序》
[来源:本站 | 作者:Jyf | 日期:2018年3月21日 | 浏览167 次] 字体:[ ]

 

中华十大传世名帖之——晋王羲之《兰亭序》


释文:

    永和九年,岁在癸丑,暮春之初,会于会稽山阴之兰亭,修禊事也,群贤毕至,少长咸集。此地有崇山峻岭,茂林修竹;又有清流激湍,映带左右,引以为流觞曲水,列坐其次。虽无丝竹管弦之盛,一觞一咏,亦足以畅叙幽情。
 
是日也,天朗气清,惠风和畅。仰观宇宙之大,俯察品类之盛。所以游目骋怀,足以极视听之娱,信可乐也。
 
    夫人之相与,俯仰一世,或取诸怀抱,悟(通“晤”)言一室之内;或因寄所托,放浪形骸之外。虽趣(通“取”)舍万殊,静躁不同,当其欣于所遇,暂得于己,快然自足,曾不知老之将至;及其所之既倦,情随事迁,感慨系之矣。向之所欣,俯仰之间,已为陈迹,犹不能不以之兴怀。况修短随化,终期于尽。古人云:“死生亦大矣。”岂不痛哉!
 
    每览昔人兴感之由,若合一契,未尝不临文嗟悼,不能喻之于怀。固知一死生为虚诞,齐彭殇为妄作。后之视今,亦犹今之视昔。悲夫!故列叙时人,录其所述,虽世殊事异,所以兴怀,其致一也。后之览者,亦将有感于斯文。

 

简介:“神龙本”《兰亭序》,纸本,纵24.5cm,横69.9cm,传世各种《兰亭序》中,墨迹本以“神龙本”为至精,石刻拓片以“定武本”为最佳。现藏北京故宫博物院。

    东晋穆帝永和九年(353年)农历三月初三,“初渡浙江有终焉之志”的王羲之,曾在会稽山阴的兰亭(今绍兴城外的兰渚山下),与名流高士谢安、孙绰等四十一人举行风雅集会。与会者临流赋诗,各抒怀抱,抄录成集,大家公推此次聚会的召集人,德高望重的王羲之写一序文,记录这次雅集,即《兰亭集序》。

    序中记叙兰亭周围山水之美和聚会的欢乐之情,抒发作者好景不长,生死无常的感慨。法帖相传之本,共二十八行,三百二十四字,章法、结构、笔法都很完美,是他三十三岁时的得意之作。后人评道“右军字体,古法一变。其雄秀之气,出于天然,故古今以为师法”。因此,历代书家都推《兰亭》为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。

    存世唐摹墨迹以“神龙本”为最著,唐太宗时冯承素号金印,故称为《兰亭神龙本》,此本摹写精细,笔法、墨气、行款、神韵,都得以体现,公认为是最好的摹本;

    经郭沫若考证,以为相传的《兰亭序》后半文字,兴感无端,与王羲之思想无相同之处,书体亦和近年出土的东晋王氏墓志不类,疑为隋唐人所伪托。但也有不同意其说者。

   《兰亭序》表现了王羲之书法艺术的最高境界。作者的气度、凤神、襟怀、情愫,在这件作品中得到了充分表现。古人称王羲之的行草如“清风出袖,明月入怀”,堪称绝妙的比喻。

    兰亭帖计二十八行,三百二十四字,在帖中凡重复的字,皆结构不一,右军在世视为宝,珍藏不轻示於人,认为是传家宝物。殁后传递七代孙僧智永珍藏,待智永圆寂后兰亭真迹交付高居弟子辨才继续存藏,待唐太宗下诏广征天下存右军遗墨时,右军真迹纷纷送呈,唯独未见兰亭禊帖,相传兰亭真迹存於辨才处,而辨才年已耄耋,於是尚书仆射房玄龄举荐监察御史萧翼於太宗皇帝,使萧翼设计巧取,辨才原受恩师之付,爱护备至,绝不肯轻易示人,后经过十分曲折过程翼竟得兰亭真迹,呈献太宗皇帝。上大悦。以玄龄举得其人,予以重赏。赐萧翼为员外郎,并赐金缕瓶一、银瓶一、玛瑙碗一、珠宝、御马两匹、宅一所,太宗初甚怒,批辨才匿藏之罪,从重处罚,复念其年迈又起恻隐之心不忍加罪於辩才,且重加赏赐,赠布三千段,米三千石等,辩才得此丰厚赐赏,返寺后建筑三层宝塔,精美无比。迄今塔仍存立于云门寺中,供世人观光。
    东晋永和九年(公元353年)三月三日,王羲之和居住在山阴的一些文人来到兰亭举行“修禊”之典,大家即兴写下了许多诗篇。《兰亭序》就是王羲之为这个诗集写的序文手稿。序文受当时南方士族阶层信奉的老庄思想影响颇深,在文学史上占有一定的地位。全文共二十八行,三百二十四字,章法、结构、笔法都很完美。王羲之的行书在当时独树一帜,后人评道“右军字体,古法一变。其雄秀之气,出于天然,故古今以为师法”。历代书家都推《兰亭序》为“天下第一行书”。
 


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冯承素摹本——最能体现兰亭原貌的摹本
《冯本》为唐代内府栩书官冯承素摹写,因其卷引首处钤有“神龙”二字的左半小印,后世又称其为“神龙本”,因使用“双钩”摹法,为唐人摹本中最接近兰亭真迹者。

 

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褚遂良摹本——最能体现兰亭魂魄的摹本
《褚本》为唐代大书法家褚遂良所临,因卷后有米芾题诗,故亦称“米芾诗题本”。此册临本笔力轻健,点画温润,血脉流畅,风身洒落,深得兰亭神韵。


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虞世南摹本——最能体现兰亭意韵的摹本
《虞本》为唐代大书法家虞世南所临,因卷中有元天历内府藏印,亦称“天历本”。虞世南得智永真传,直接魏晋风韵,与王羲之书法意韵极为接近,用笔浑厚,点画沉遂。

 


王羲之《兰亭集序》定武兰亭本——最能体现兰亭风骨的摹本
《定武本》是唐代大书法家欧阳询的临本,于北宋宣和年间勾勒上石,因于北宋庆历年间发现于河北定武而得名。定武原石久佚仅有拓本传世,尚存原石拓本,是定武兰亭刻本中最珍贵的版本。


 石刻首推“定武本”《兰亭序》:

    《定武兰亭》原石拓本仅存 3本。

    一是元吴炳藏本,册首有清代王文治署《宋拓定武禊帖》,是“群、流、带、右、天”5 字未损本,上海有正书局曾印行。

    二是元朝柯九思旧藏本。清王文治题《定武兰亭真本》,为 5字已损本,现藏北京故宫。

    三是元代独孤长老藏本,也是 5字已损本,有元代赵孟等名家题跋,后遭火灾,唯存三小片,传已流落日本。此卷五字未损,石纹较元吴炳藏本稍多,然字口清晰较之吴炳本更清晰,此本若非上文所述柯九思本,则“三本说”似有小误,或此本另有原委,暂不得考,列此求诸识者按此本为最近所西泠印社、和平出版社等刊行,未作说明,又卷后有北宋熙宁五年许彦先跋,故暂名“许彦先跋本”

 

 


责任编辑:jiangyf

相关文章

  • ·没有相关文章

相关专题

  • ·专题1信息无
  • ·专题2信息无